睁眼睡觉

  没人失眠

  怕了被浸润得沉重的黑

  不敢闭眼

  虚无空间

  像是时间无限

  金属壳,碳酸水

  疲惫而失神的眼

  脑子被夜灌的潮湿

  只无端吟响纯音乐的歌词

  白墙吃下白月亮

  噎死床上的蟑螂